对他而言,罗马贵族就是“容克”,“充满偏见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12-23 14:49
文章描述:这种关于罗马史的观念在于尤里斯·恺撒时代罗马的自由与贵族共和国之间的对比,后者只代表某些阶级的利益;在蒙森的脑海里,这种历史观还因为刚刚在德国发生的事情而进一步强化

这种关于罗马史的观念在于尤里斯·恺撒时代罗马的自由与贵族共和国之间的对比,后者只代表某些阶级的利益;在蒙森的脑海里,这种历史观还因为刚刚在德国发生的事情而进一步强化。他已经看到,自由主义无力实现德国的统一。它的结果就是全方位的混乱和国人的失望。蒙森的信念是,只有剑可以解决分歧,而这就是普鲁士的使命。在他看来,普鲁士国王应该完成尤里斯·恺撒在罗马完成的事业。这样他便热忱地为独裁者辩护。作为一名普鲁士民主派,他的满腔愤怒都在这部著作中宣泄出来。他给人的印象是无时无刻不对自己国家的事务做某种影射。

对他而言,罗马贵族就是“容克”,“充满偏见的保守派”,“一个围绕着王座和祭坛的阴谋集团”。当他谈到庞培的怯懦时———这个人在应该前进的时候把剑插回鞘中———我们可以在他的言语中感觉到这个爱国者对于弗里德里希·威廉四世在奥尔缪茨的可耻让步的全部怒火。〔54〕同样,当他抨击民主派、抨击那些街角和俱乐部中的演说者、“那些以低音嗓子向农民演讲的大胡子”时,读者也许觉得自己就身处那种民主派聚会和“1848年的白胡子们”之中。

当论述到尤里斯·恺撒时,蒙森充满了激情:这个天才最终成了社会的拯救者,是他建立了民主制的罗马。

蒙森对尤里斯·恺撒的赞叹之情之所以这样热烈,那是因为他觉得恺撒是人类罕见的完美典范之一。他列举了恺撒的优点:难以置信的活力,这使他可以轻松地从事任何工作而绝不感到最艰难事务带来的负担;始终清晰敏锐的头脑,这尤其表现在他所发命令的清楚明了上;无可比拟的记忆力,周全之极的思维;对现实的感知力堪称天才;对自己从事的每件工作都抱有热情,但热情始终限定在理智的框架内;持续而活跃的好奇心,在军营里依然抽出时间学习名词的词尾变化及拉丁诗歌的格律。

上一篇:不但强调要划清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
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6 - 2018 上海快3全天计划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