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朝皇帝大多将经学放在史学之上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12-19 21:26
文章描述:明初宋濂“博极经史学之未几,悉得阃奥”②。景泰五年曾任南京刑部左侍郎的郑景阳,“治经之暇,尤肆力于史学”。③万历间礼部尚书陈于陛“少从父以勤习国家故实,为史官,益
  明初宋濂“博极经史学之未几,悉得阃奥”②。景泰五年曾任南京刑部左侍郎的郑景阳,“治经之暇,尤肆力于史学”。③ 万历间礼部尚书陈于陛“少从父以勤习国家故实,为史官,益究心经、史学”④。也是将其史学置于经学之后。有人甚至将子学置于史学之前。清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观念还是先经后史和重经轻史。清朝皇帝大多将经学放在史学之上。高宗在《史论问》中开篇即讲:“儒者学术之要,先经次史。”⑤ 乾隆十六年三月一日,他在南巡江浙时敕谕内阁道:“经,史学之根柢也。”⑥ 君主重经轻史,清朝儒臣也多持这一观点。清人许世昌认为史书是辅助经书的工具:“史也者,翼经之书。”⑦ 鄂尔泰在《征滇士入书院教》中强调:“读书之法,经为主,史副之。”不过他认为“必待读经既毕,而后读史,则史学太迟”,因此他提出经史参读的方法:“惟读《左传》      而以《史记》副之,读《公羊》、《谷梁》、《仪礼》、《周官》、《尔雅》而以前后两《汉书》副之,十三经与三史既读,此外如《家语》、《国语》、《国策》、《离骚》、《文选》、《老》、《庄》、《荀》、《列》、《管》、《韩》以及汉唐宋元人之文集,与《三国志》、《晋书》以下诸史参读参看,择其尤精粹者读之。……读经以淑性,读史以陶情,朝经暮史,参错互读,则有体有用,内外兼该,相济而不相妨,相资而不相紊。”① 田雯也抱持先经后史的观点,指出:“经学既明,次及史学。”②不过,另有一些学者则十分重视史学的地位。丘濬明确指出“天下不可一日无史,亦不可一日无史官也。百官所任者,一时之事;史官所任者,万世之事”,强调史官“是职也,是非之权衡,公议之所系也”③。胡应麟也提出,“宇宙间不可一日而无史”④。      黄谏宣称“史学不可不知”⑤。清人汤斌对苏洵等“经以道法胜,史以事辞胜”的重经轻史的言论提出非议,指出,史学不仅仅在于“备事辞”,而且也可以“明道法”,“经史之法,同条共贯。

上一篇: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在理论和实践
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6 - 2018 上海快3全天计划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