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承认“概括”功能的哲学在逻辑上是不完整的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12-04 15:20
文章描述:就“概括”这个术语而言,它关涉到的是形式逻辑中的归纳方法。比如,在与自然界打交道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:金属A是导电的,金属B也是导电的,金属C也是导电的……于是,我们就

就“概括”这个术语而言,它关涉到的是形式逻辑中的归纳方法。比如,在与自然界打交道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:金属A是导电的,金属B也是导电的,金属C也是导电的……于是,我们就“概括”出如下的结论:一切金属都是导电的。然而,用归纳法获得的真理是否具有普遍必然性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当代科学哲学家波普倡导的“反归纳主义”就指出了这种以“概括”为特征的归纳方法的局限性。在他看来,即使人们发现十万只天鹅是白的,也不能合法地“概括”出如下的结论:一切天鹅都是白的。因为说“一切天鹅都是白的”意味着说话者必须担保今后还没有出生的天鹅也必须是白的。事实上,在经验生活中,谁都无法来担保这种普遍必然性。前面提到的命题“一切金属都是能够导电的”同样缺乏普遍必然性,因为除非你能担保将来可能发现出来的金属也都是能够导电的,否则你就无权做出“一切金属都是能够导电的”这样的全称肯定判断,而至多只能这样说:“迄今为止发现的金属都是能够导电的。”

问题还在于,像“概括”这样的表达方式限制了哲学所能采纳的逻辑方法,仿佛哲学只承认归纳方法,而完全不考虑演绎方法。事实上,演绎方法在哲学研究中也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。如果说,归纳方法只能导出偶然真理,亦即缺乏普遍必然性的真理,那么,演绎方法才蕴含着对必然真理,亦即具有普遍必然性的真理的认同。举例说来,假如人们接受这样的大前提:“一切人都会死的”;又接受了这样的小前提:“ ×××是人”;那他们一定会坦然接受下面的结论:“ ×××会死的。”不管“ ×××”是什么人,其结论都具有普遍必然性。可见,只承认“概括”功能的哲学在逻辑上是不完整的。

上一篇:造成大月氏第二次迁徙的力量是乌孙
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6 - 2018 上海快3全天计划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