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巴似乎也“直在这么做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11-28 12:21
文章描述:(LC100)但这种投射并不仅仅是幻想:无论如何,土著人确实是恨殖民主子的。这样殖民者的“他恨我”的观察就并非过度理解,而是完全正确的。而且,如何去识别恭顺的服从与巴巴所

(LC100)但这种投射并不仅仅是幻想:无论如何,土著人确实是恨殖民主子的。这样殖民者的“他恨我”的观察就并非过度理解,而是完全正确的。而且,如何去识别恭顺的服从与巴巴所谓的“狡诈的恭顺”之间的差异呢?如果狡诈的恭顺确实是“种被殖民者的普遍流行的策略,那么这就意味着巴巴所谓的“爱争论、好撒谎的土著……的重复性幻想”(LC100)也并不像他所暗示的那样完全是幻想,而是土著人确实撒谎。在杨看来,巴巴复制了他的目标的确实性:在他模棱两可的话语中,他描述的滑移和矛盾状态似乎同样适用于他自己书写的修辞,他的书写重又生产出他所分析的材料的形式和结构,强调同时又瓦解了它们的权威性模式。对读者来说,当真正想要去付诸实践时,巴巴的话语就变得与殖民地主体“样难以捉摸、困难重重而又无法预测了。①巴巴等“直声称后殖民批评家的任务,首先是要解构二元对立,走出帝国主义的殖民者所设定的优劣高低的怪圈子,诉诸“种差异的视角和眼光。

在某种程度上,巴巴似乎也“直在这么做,可是悖论的是,有时候巴巴的论证还是不知不觉地滑人了二元对立的陷阱。如巴巴在《文化的定位》“结论”“章中,声称试图“在现代性中提供“种书写历史差异的、与二元分界相左的方法”(LC251)时,其作品却恰好重演了他试图替换的层级制。就以混杂性为例,他为了使概念自身有力就假设了其对立面的存在。因此就面临这样的危险:混杂性(或后殖民性)本身将变为“个本质化的或者具有优先权的术语了。① 又有论者指出,巴巴那令人懊恼、反复无常而又同质性的修辞赋予了(总已是反叛的)移民认同以优先地位;巴巴的理论思考通过指向“对种族特性的虚妄的乞灵”,确实留有挑战“所有民族视角之连贯性”的可能,但它们同样也为“民族视角和流散视角间的二元对立”的具体化留下了空间,这种对立可能将自己重申为“种“公开的和文化的民族主义”。

上一篇:预期性损失有一些损失尚未真正发生
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6 - 2018 上海快3全天计划. All Rights Reserved.